幫手藝人回歸 助貧困戶脫貧

2019年10月22日 10:01農民日報

非遺扶貧就業工坊:

幫手藝人回歸 助貧困戶脫貧

本報記者 周涵維

  

辛翠萍展示剪紙作品。

10月9日至10月15日,記者跟隨文化和旅游部組織的“非遺+扶貧”主題采風活動,走進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縣,山西省靜樂縣、婁煩縣,采訪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與貧困農戶交談,近距離體驗非遺扶貧就業工坊的建設和發展情況。

2018年7月,文化和旅游部辦公廳和國務院扶貧辦綜合司發布了《關于支持設立非遺扶貧就業工坊的通知》,選取確定第一批10個“非遺+扶貧”重點支持地區,支持設立非遺扶貧就業工坊,幫助深度貧困地區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參與學習傳統工藝,激發內生動力,有效促進就業,持續增加收入,助力精準扶貧。

一年多過去了,記者看到,從深山里的苗寨到黃土高原上的農家,在非遺扶貧就業工坊的帶動下,龍老香、李促進、辛翠萍等一批新老手藝人正在回歸,苗族刺繡、服飾制作、織錦技藝、銀飾鍛制、剪紙等傳統工藝正竭力通過接軌市場,為貧困戶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子臘村:苗繡讓媽媽回家

花垣縣石欄鎮子臘村曾經以子臘貢米出名,現在苗繡和苗族服飾制作又成為另外一張名片。龍老香是國家級非遺苗族服飾制作的州級傳承人,也是村里非遺扶貧就業工坊的老師:“現在到工坊來學習的有一百多人,村里的婦女多少都會點,少的10多天,多的一個月就能學會基本技巧,學會了就在家里做,旺季每人每月可以掙3000元,淡季1000多元?!?/p>

同村組的龍志銀8歲就跟著外婆、媽媽學刺繡,十五六歲已經可以獨立制作苗族傳統服飾,手藝成熟的她是繡娘中的翹楚:“以前我們繡娘沒有機會,現在我每月都有2000到5000元收入?!?/p>

村里的訂單一部分來自石欄鎮的湘西七秀坊苗族服飾文化有限責任公司,公司負責人石佳介紹說,截至今年4月,公司已經免費培訓了建檔立卡貧困戶100多人,在車間就業的每月有2000-6000元收入,居家的平均有1500元左右,實現了“媽媽”在家門口就業。

麻正兵是石欄鎮文化站站長,也是“讓媽媽回家”苗繡創業就業項目的發起人。他說:“非遺扶貧工坊為花垣縣的文化扶貧探索出了新的途徑,形成了文化精準扶貧新范式。讓擁有苗繡技藝外出打工的媽媽回到家里來,在家門口從事祖輩相傳的手工技藝,一方面可以獲得經濟收益,另一方面,讓留守兒童、空巢老人得到親情關愛,實現了社會和諧發展?!?/p>

子臘村的石翠鳳就是一位回家的年青媽媽,以前她在浙江打工,有了孩子后不想再離開家,“讓媽媽回家”苗繡創業就業項目給她提供了就業機會,居家工作,時間靈活,讓她既能照顧孩子、家庭,又能掙錢。

目前,在花垣縣非遺中心的引領和帶動下,全縣苗繡企業快速成長,涌現出了十八洞村合作社、水桶村苗繡合作社、七繡坊、金田苗繡、五新苗繡、工藝美術廠等一批本土苗繡龍頭企業,形成了高、中、低多層次系列品牌,苗繡產業初具雛形。

麻料村:一批年輕銀匠正在成長

雷山縣西江鎮麻料村是一個典型的苗族村寨,鱗次櫛比的木質吊腳樓依山而建,深秋的雨中村寨已有些許寒氣。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叮叮咣咣”敲打金屬的聲音隱約可尋,村里的非遺扶貧工坊里,銀匠師傅們正在工作,煅燒銀塊、打制銀條、入??袒ā榱洗迨來砸渭庸の?,手藝代代相傳,全村800多人中80%以上的勞動力從事銀飾制作,銀匠遍布全國各地。

李仕將從17歲開始加工銀飾,如今已經30多年了,他最擅長打制苗族女性挽發髻的銀梳:“早前都是先做好銀飾產品,再外出銷售,背井離鄉,收入低、不穩定。前些年也去省內外一些景區打工做各種銀器。現在我們有了自己的品牌,都是訂單式,就在家里加工,平均下來一天能有400元的收入?!?/p>

1992年出生的李促進是年輕一代銀匠中的佼佼者,手藝從爺爺、父親那里習得。高中畢業后,對外面世界的向往讓他選擇出外學習廚藝?!霸絞搶肟蘇飧齷肪?,才越知道了祖傳手藝的價值?!?年后,他選擇回村繼承祖輩衣缽。現在他不僅會打制一整套苗族姑娘嫁衣中的銀飾,還專攻手鐲制作,將傳統技法和時尚設計相結合,制作出了很多受年輕人歡迎的創新作品,一年收入能達到10多萬元。他告訴記者,現在他希望能做出點自己的創造,體現自己的價值。

在非遺扶貧就業工坊的帶動下,村里的年輕一代正在回歸鄉村,1999年出生的潘元定在村里的苗族銀飾鍛制技藝縣級代表性傳承人潘仕學的工坊里當學徒,他介紹說,村里和他差不多歲數的孩子有10多個,目前他知道的就有近10個已經回到了村里,學習銀飾制作。

“現在很多年輕的銀匠都回來了,大家一起做更有力量,我們一定要把這個傳承下去?!崩畬俳?。

傳統工藝的扶貧力

辛翠萍,靜樂剪紙的市級代表性傳承人。因為丈夫早逝,她一個人要養育4個孩子,沒有收入,她成了村里的貧困戶。為了生計,她到外地靠干苦力掙錢,日子過得捉襟見肘。

轉折發生在2016年,靜樂縣文化館發現了她的剪紙才能,并推薦她到北京參展,沒想到作品一下子就讓山西灌木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老板看上了,當場跟她簽約,聘為公司的產品設計師,每月有4500元固定工資收入。除此之外,縣里的利民小學還聘請她教孩子們剪紙,每月1000元?!凹糝醬有【突?,小時候就拿媽媽、奶奶剪剩下來的小紙片剪著玩兒,沒想到這個也能掙錢?!?/p>

自己脫貧了,她還帶領姐妹們一起剪紙,附近村莊里60多名婦女跟著她學剪紙,“婁煩縣一位小姐妹剪得最好,在一次展覽活動中,一張小貓咪的剪紙賣了150元,她高興得不得了?!?/p>

傳統工藝的振興創造了新的就業機會。雷山縣是一個苗族文化資源大縣,有國家級非遺名錄13項,省、市、縣級非遺名錄224項,各級代表性傳承人455人,目前,全縣建有“非遺+扶貧”就業工坊51個。據統計,2018年非遺扶貧帶動657戶建檔立卡貧困戶2386人脫貧。雷山縣副縣長周駱斌說:“2018年,全縣以非遺為主的文化產業增加值為2.8億元,旅游和文化在雷山是能持續推動脫貧的兩個支點,未來,我們要探索如何讓傳統工藝和市場經濟嫁接好,煥發出新的時尚和活力?!?/p>

市場接軌仍在探索中

“為了趕制用于苗年慶典的織錦,18個姐妹整整一個月時間就住在我家里,每天加班到凌晨1點,除了吃飯和睡覺的時間,都在拼命織,才完成了兩塊寬76厘米,總長19米的織錦?!備市≈ナ敲繾逯跫家盞鬧菁洞硇源腥?,對傳統手工藝耗時費力,她最有體會。這也是很多傳統手工藝在對接當今市場時最大的難點,昂貴的人工成本決定了產品必然價格高昂,只有少數人才能消費得起,市場受限。

甘小芝說,她的工坊目前最多只能帶動30多人就業,“訂單就這么多?!?/p>

中國手藝網的工作人員郝秦玉說,他們網站曾經做過一個市場調研,大概300元左右價格的傳統手工藝產品銷量最好。甘小芝也說,她的產品中,目前最好賣的是300元到2000元一條的圍巾。

如何適應市場,從作品轉變為產品,再成為商品,傳統工藝與市場的接軌仍在探索中。

評論一下
評論 共有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返回頂部